首页  »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主演:
泰勒·霍奇林 比茜·图诺克 
备注:
类型:
战争 其它 冒险 
导演:
彭禺厶 
别名:
更新:
24-04-22/年代:2017
地区:
英国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内容简介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第十一章 情有所钟

  楚留香慢慢退了出去。


  为了这刺客组织的首领,他已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也不知道追踪了多久,现在他总算心愿得偿。


  可是他心里真的很高兴麽?


  深秋昼短。暮色似已将来临。


  秋风舞着黄柞。伶佰的桔核也陪着在秋风中颤动。


  楚留香自地上捡起了片落叶,怔怔的看了许久,又轻轻的放了下去看着它被秋风卷起。


  他挺起胸,走了出去。


  楚留香一走出薛家庄的门,就已发现有个人远远躲在树後,不时贼头贼脑的往这边偷看一眼。


  他虽然只露出半只眼睛,但楚留香也已认出他是谁…。除了小秃子外,谁有这麽秃的头。


  小秃子见楚留香,眼睛就眯了起来。楚留香却好像根本没有瞻见他,小秃子急得直擦汗,直招手,楚留香还是不理。反而故意往另一边走,小秃子闪闪缩缩在後面跟着,也不敢出声招呼。


  罢在别人家里放完了火,心总是有些虚的,直等楚留香已走出很远,小秃子才敢过去,笑嘻嘻道:"你老人家着再不出来,可真要把我们急死了。"楚留香扳着脸。道,"我一点也不老,也用不着你们着急。"小秃子怔了怔,赔笑道:"楚香帅莫非在生我们兄弟的气麽,难道是为了我们兄弟不敢进去帮忙?"楚留香冷冷道:"帮忙倒不敢,只求你们以後莫要再认我这朋友就是了。"小秃子本来还在偷着笑,一听完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忽然都疆在那里了过了半晌,才期期艾艾的问道:"为……为什麽?"楚留香道:"因为我虽然什麽样的朋友都有,但杀人放火的朋友倒是没有,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杀人放火长大了那还得了。"小秃子着急道:"我…。.我从来也没有杀过人哪。"楚留香道:"放火呢?"


  小秃子苦着脸道:"那…,那倒不是没有只不过…。"楚留香道:"只不过怎样,只不过是为了我才放的火,是不是?"小秃子脸上直流汗,也不知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楚留香道:"你为我放了火,我就该感激你,是不是?那麽你将来若再为我杀人,我是不是更应该感激你?"小秃子急得几乎已快哭了出来。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放火烧的若是恶人的屋子,杀的若是恶人,虽然已经不应该了,倒是情有可原,烧的若是好人的屋子,杀的若是好人,那麽你无论为了谁都不行,无论什麽理由都讲不通,你明白麽?"小秃子拼命点头,眼泪已流了下来。


  楚留香脸色和缓下来,道:"你现在年纪还轻我一定要你明白大文夫有所不为这七个字,那就是说,有些事你无论为了什麽理由,都绝不能做的。"小秃子"咕咯"一声就跪了下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滋哩声道:"我明白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无论为了什麽原因,我都绝不做坏事,绝不杀人放火。"楚留香这才展颧一笑,道:"只要你记着今天的这句话,你不但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好兄弟。"他拉起了小秃子笑道:"你还要记着,男人眼泪要往肚子里流。鼻涕却万万不可吞到肚子里去。"小秃子忍不住笑了。他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险些真的将鼻涕吞了下去赶紧用力吸,全部鼻涕"呼喂"一声就又缩了回去。


  楚留香出忍不住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麽样-手内功绝技。"小秃子红着脸吃吃笑道:"小麻子也总想学我这一手,却总是学不会鼻涕弄得满脸都是。"楚留香道:"他在哪里?"


  小秃子道:"他陪着一个人在那边等香帅。现在怕已等急死。"小麻子果然已急死了。但他陪着的那个人却更急,连楚留香都未想到就是薛斌的书童倚剑。


  倚剑一见了楚留香,就要拜倒。


  楚留香当然接往了他,笑问道:"你们本来就认识的?"小麻子抢着道:"我们要不认得他,今天说不定就惨了,若不是他放了我们一马,刚我们就未必能逃得了。"小秃子听他又要说放火的事赶紧将他拉到一边。


  倚剑恭声道:"香帅的意思,小人已转告给二公子。"楚留香道:"他的意思呢?"


  倚剑道:"二公子也已久幕香帅侠名,此刻只怕已在那边屋中恭候香帅的大驾了。"楚留香笑了笑道:"很好,再须你去转告薛二公子,请他稍候片刻,说我马上就到。"等倚剑走了,楚留香又沉吟了半晌,道:"我还有件事,要找你两个做。"小麻子怕挨骂,低头不敢过来,小秃子已挨过了骂,觉得自己好像比小麻子神气多了,抢着道:"莫说一件事,一百件事也没关系。""昨天晚上我去找的那对夫妻,你认得出麽?"小秃子道:"当然认得出。"


  楚留香道:"好,你现在就去找他们,将他们也带到那边猎屋去,就说我请他们去的。"小秃子道:"没问题"


  楚留香道:"但是你们到了那边猎屋後,先在外面等着,最好莫要被人发现,等我叫你们进去时再露面。"小秃子一面点头,一面拉着小麻子就跑。


  楚留香仰面向天,长长伸个懒腰,随喃道:"谢天谢地,所有的麻烦事,总算都要过去……"楚留香并没有费什麽功夫就将左轻侯稳住,又将那位也不知是真还是假的"左明珠"姑娘带出了掷杯山庄。


  这位"左姑娘"脸色还是苍白得可怕,眼睛却亮得很,这两天她好像已养足了精神,但走路还是慢吞吞的,跟在楚留香後面走了很久,才悠悠的道:"现在已经快到叁天了。"楚留香笑了笑,道:"我知道。"


  左姑娘道:"你答应过我,只要等叁天,就让我回家的。"楚留香道:"嗯。"


  左姑娘道:"那麽……那麽你现在就肯让我回去?"楚留香道:"自然肯让你走,只不过,你回到家以後你父母还认你麽?…要换了我,是绝不会认一个陌生女孩子做自己的女儿的。"左姑娘咬着嘴唇,道:"可是…。可是你已经答应过我,你就该替我去解释。"楚留香道:"花金弓夫人会相信我的话?"


  左姑娘道:"江湖中谁不知楚香帅一诺千金?只要香帅说出来的话,就算你的仇人,也绝不会不相信的。"楚留香沉默了半晌,忽又回头一笑,道:"你放心,我总让你如愿就是,只不过什麽事都要慢慢来,不能着急,一着急,我的章法就乱。


  左姑娘垂下了头,又走了半晌前面已到了那小树林,远远望去,已可隐约见到那栋小木屋,她忽然停下脚步,道:"你-…你既不想送我回去团聚,又要带我到哪里去?"楚留香道:"你瞧见那边的木屋了麽?"


  左姑娘脸色更苍白勉强点了点头。


  楚留香道:"我走累了,我们先到那屋子去坐坐。"左妨娘道:"我……我……我不想去。"


  她虽然勉强控制着自己,但嘴唇还是有些发科。


  楚留香笑道:"那屋子里又没有鬼,你怕什麽,何况,你已死过一次,就有鬼你也不必害怕的。"左姑娘道:"我……我听说过那屋子是薛家的。"楚留香笑道:"你若是左明珠自然不能到薛家的屋子去,但你又不是真的左明珠,左明珠早已死了,你只不过是借了她的尸还魂而已,为什麽去不得?"他笑嘻嘻道:"何况,你既是薛二公子未过门的媳妇,迟早总是要到薛家去的。"左姑娘道:"可是…。可是…。"


  楚留香道:"我也没关系,我是薛衣人的朋友。"左姑娘好像呆住了,呆了半晌,勉强低着头跟楚留香走了过去,脚下就像是拖着千斤铁练似的。


  楚留香却走得很轻快,他们刚走到那木屋门口,门就开了,一个很英俊的锦衣少年走了出来,他脸上本来带着笑,显然是出来迎接楚留香的,但一瞧见这位"左姑娘",他的笑容就冻结了。


  左始娘虽然一直垂着头但脸色也难看得狠。


  楚留香目光在两人脸上一扫,笑道:"两位原来早就认识了。"那少年和左姑娘立刻同时抢着道;"不认得…。"楚留香笑道:"不认得?…哪也无妨,反正两位迟早总是要认识的。"他含笑向那少年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薛二公子了。"薛斌躬身垂旨道:"不敢,弟子正是薛斌,香帅的大名,弟子早已如雷贯耳,却不知香帅这次有何吩咐。"楚留香道"吩咐倒也不敢请先进去坐坐再说。"他反倒像个主人在门口含笑揖客,薛斌和左姑娘只有低着头往里走,就像脖子忽然断了,再也抬不起头。


  倚剑立刻退了出来,退到门口,只听楚留香低声道;"等小秃子来了,叫他一个人先进来。"只见左姑娘和薛斌一个站过左边屋角,一个站在右边屋角,两人眼观鼻,鼻观心,动也不动。


  楚留香笑道:"这地方实在不错,就算是做新房,也做得过了。薛公子,你说是麽?"薛斌哈哈道:"不敢…。是…。咳咳。"


  楚留香又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子,曼声笑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後…"只是约在此间,倒真不错…。"他忽然拉开门,小秃子正好走到门口。


  楚留香笑道:"你来得正好,这两位不知你可认得麽?"小秃子眼睛一转,立刻眉开眼笑,道:"怎麽不认得,这位公子和这位小姐都是大方人,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几两银子。"他话未说完,左姑娘和薛斌的脸色已变了。


  两人抢着道:"我不认得他,……这孩子认错了人。"小秃子眨着眼笑道:"我绝不会认错。叫化遇到大方人,那是永远也忘不了的。"楚留香拍掌笑道:"如此说来,薛公予和左姑娘的确是早已认得的了。"左姑娘忽然大哭起来道:"我!…我不姓左,你们看错了,我是施茵…。我不认得他"一面狂吼,一面就想冲出去。


  但是她立刻就发现真的"施茵"已站在门口。


  楚留香指着施茵,含笑道:"你认得她麽?"


  左明珠全身发抖额声道:"我……我…。"


  楚留香道:"你若是施茵,她又是谁呢?"


  左明珠呻吟一声,突然晕了过去。


  叶盛兰、施茵、和梁妈站在一边。脸上的表记都很奇特,也不知是惊惶,是紧张,还是欢喜。


  倚剑,小秃子和小麻严站在旁边发呆,显然还并不懂这是怎麽回事,心里又是疑惑,又觉好奇。


  左明珠倚在薛斌怀里仿佛再也无力站立。


  他们本是"不认得"的,但左明珠一晕倒,薛斌就不顾一切,将她抱了起来,再也不肯松手。


  大家的心情虽不同,友情也不同,每个人的眼睛却都在望着楚留香,都在等着他说话。


  楚留香将灯芯挑高了些,缓缓道:"我听到过很多人谈起鬼,但真的见过鬼的人,却连一个也没有,我也听过人说借尸还魂。…"他笑了起来,接着道:"这种事本来也很难令人相信,但这次我却几乎相信了,因为亲眼见到左姑娘死,又亲眼见到她复活的。"大家都在沉默着,等他说下去。


  楚留香道:"我也亲眼见到施妨娘的尸身,甚至连她死时穿的衣服。都和左姑娘复活时穿的一样,这的确是借尸还魂,谁也不能不信。"小秃子眼睛都直了,忍不住道:"但现在施姑娘并没有死,左姑娘又怎麽会说话的呢,施姑娘既没有死,她的尸身又怎麽回事?"楚留香笑道:"这件事的确很复杂,很奇怪,我本来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无意中闯入这屋子,发现了火炉中的妆匣花粉。"小秃子道:"梳妆匣子和借尸还魂又有什麽关系?"楚留香道:"你若想听这秘密,就快为我找一个人来,因为她和这件事也有很大的关系,她一定也很想听。"小秃子还未说话,粱妈忽然道:"香帅要找的可是那位石姑娘?"楚留香道:"不错你也认得她?"


  梁妈苍老的脸上居然也红了红道:"我已将她请来了,可是石姑娘定要先回去换衣衫。才肯来见香帅。"楚剧香叹了口气不说话了,因为他也无话可说。


  幸好石绣云年纪还轻,年轻的女孩子修饰得总比较快些。女人修饰的时间,定和她的年龄成正比的。


  石绣云看到这麽多人,自然也很惊讶。


  小秃子比她更着急,已抢着问道:"梳妆匣子和这件事到底有什麽关系?"楚留香笑了笑,道:"火炉里有梳妆匣,就表示必定有双男女时常在这里相会,我本来以为是另外两个人,但她们身上的香气却和这匣子里的花粉不同。"他没有说出薛红红和花金弓的名字,因为他从不愿意伤害到别人,但这时左明珠的脸己红了。


  小秃子瞪了她一眼,忍不住又道:"你听我一说一…。"楚留香打断了他的话,道:"我听你一说就猜出其中有一人必是薛公子,但薛公子的…的朋友是谁?我还是猜不出。"他的这"朋友"两字倒也用得妙极,薛斌的脸也红了。


  楚留香道;"我本来以为石大姑娘,直等我见到这位倚剑兄弟时,才知道我想错了。"倚剑垂下了头,眼泪已快流出来。


  楚留香又道:"於是我更奇怪了,石大姑娘既然和薛公子全无关系。薛公子为何会对她的病情那麽关心?又为何会对她的二叔那麽照顾?他甚至宁愿被石绣云的娘误会,也不愿意辨自,反面想将错就错……所以我想这其中必定有绝大的隐秘,否则任何人都不愿意负这种冤名的。"石绣云狠狠瞪了薛斌一眼,自己的脸也红了。


  楚留香道:"我想这秘密必定和石大姑娘之死有关。所以就不惜挖坟棺,也要查明究竟,谁知……。"小秃子抢着道:"谁知石大姑娘也没有死,棺材里只不过是些砖头而已。"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石大姑娘的确是死了。"楚留香道:"因为她的尸身己被人借走。"


  他不让小秃子说话,已接道:"就因为薛公子要借她的尸身所以才那麽关心她的病情,就因为封棺的人是她的二叔,所以薛公子才会对她的二叔那麽照顾。"小秃子抢着道:"可是……可是薛公子要借石大姑娘的死又有什麽用呢?"他实在越听鼓劲了。


  楚留香道:"只因薛公予要用石大姑娘的体,来扮成施茵姑娘的体,让别人都以为施姑娘真的已死了。"他叹息接道:"石大姑娘身材、面容也许本来就有几分和施姑娘相似,何况,人死後面容有些改变,任何人也都不曾对死看得太仔细的,装扮得虽然不太像,也必定可以混过去,更何况梁妈也参预了这秘密。"粱妈的头也低下来了。


  小秃子摸着秃头,道:"可是…….施姑娘又是为了什麽要装死呢?"滔楚留香笑了笑,道:"施茵若是没有死,左明珠又怎能扮得出借尸还魂的把戏。"小秃子苦笑道:"我简直越听越糊涂了左姑娘好好一个人,为什麽要……"楚留香干预了他的话,道:"这件事看来的确很复杂,其实很简单,因为这其中最大的关键只不过是个情字。"他的目光自左明珠面上扫过,停留在薛斌面上,微笑接着道:"左明珠自幼就被许配给了丁家的公子,这本是一切门当户对的良缘,真可惜她偏偏遇见了薛斌,又偏偏对他有了情意。"小秃子道:"但薛家和左家岂非本是生冤家活对头麽?"楚留香道:"不错。左明珠见到薛公子时,怕也知道自己是绝不该爱上他的只不过情之字最是微妙,非但别人无法勉强就连自己也往往会控制不住,有时你虽然明知自己不该爱上某个人,却偏偏会不由自主的爱上他。"石绣云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我常听说过一个人若坠人了情网往往就会变成瞎子。"楚留香温柔的瞧了她一眼,道:"有些人虽然本愿变成瞎子,但世上却还是有许多人,许多人要令他的眼睛不得不睁开来。"他目光回到左明珠和薛斌身上,接着道:"左明珠和薛公子虽然相爱极深,但也知道两人是永无可能结合的,若是换了别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会双双自杀殉情的…。"石绣云茫然凝注着勉光,喃喃道:"这法子太笨了。"楚留香道:"这自然是弱者所为……"


  石绣云忽然抢起头,道:"若换了是我,我也许会……会私奔。"她鼓足了大勇气,才说出这句话,话未说完脸已红了。


  楚留香摇了摇头,柔声道:"私奔也不是好法子,因为他们明知左、薛两家是世仇,他们私奔了,两家的仇恨也许会因此结得更深……他微微一笑,接道:"何况,两家的生死决斗已近在眼前,他们私奔之後,若是知道自己的父兄已被两家对方所杀,又怎能於心无疚?"石绣云潞然点了点头,幽幽道:"不错,私奔也不是好法子,并不能解决任何事……。"石绣云道:"左明珠和薛公子非但不是弱者,也不是笨人,他们在无可奈何之中,竟因出了一个最荒唐却又是最奇妙的法子,那就是……"小秃子忍不住抢着道:"借尸还魂"


  他以赞许的目光瞧了左明珠一眼,接着道:"左明珠着真借了施茵的魂而复活。那麽左明珠已变成了施茵,施茵本是薛斌未过门的妻子,固然应该嫁薛家。左爷既无法反对,薛大侠也不能不接受。"小秃子道:"施举人和花金弓呢?"


  楚留香笑了笑道:"花金弓本意只是想和薛大侠多拉拢层关系,见到明明已死了的女儿又复活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反对呢?"ㄅ小秃子点头笑道:"好极了。"楚留香道:"最妙的是,施茵借了左明珠的躯壳左明珠又借了施茵的魂,左明珠和施茵事实上已变成个人,这个人嫁给薛斌後,那麽左爷就变成了薛公子的岳父大人,也就变成了薛大侠的儿女亲家…。"小秃子抢着道:"因为无论怎麽说,薛大侠的媳妇至少有一半是左庄主的女儿。两人心里头纵然不愿意,可也没法子不承认。"楚留香笑道:"正是如此,到那时两人难免还有决斗之心,只怕也狠不下心来了,因为两家的恨毕竟已很遥远。"小秃子拍手笑道:"这法子真妙极了……"


  小麻予忽然道:"但也荒唐极了,若换了是我我一定不相信。"楚留香道:"不错,所以他们的必须周密,行得起来更要做得天衣无缝,那麽别人就算不信,也不能不信了。"他接着道:"要实行这计划,第一,自然是要得到施茵的同意,要施茵肯装死。"小秃子抢着道:"施姑娘自然不会反对的,因为她也另有心上人,本来就不肯嫁给薛公子的。"楚留香含笑道:"正是如此,我听说施姑娘所用花粉俱是一位叶公子自京城带来的时,已有了怀疑,那时我就在想,也许施姑娘是在诈死逃婚。"小秃子道:"所以就要我们去调查叶盛兰这个人。"楚留香道:"不错,等我见到他们两位时,这件事就已完全水落石。"他接着道:"我不妨将这件事从头到尾再说一次。左明珠和施茵早已约好了死时的时辰,所以那边施茵一死,左明珠在这边就复活了。施茵自然早已将自已死时所穿的衣服和屋子里的阵设全都告诉了左明珠。所以左明珠复活後才能说得分毫不差。""为了施茵要装死。所以,必需要借一个人的尸身,恰巧那时石大姑娘已病危,所以薛公予就选上了她。""薛公子买通了石大姑娘的二叔,在人死时将她的体掉包换走,改扮送到施茵的闺房里,将活的施茵换出来。""梁妈对施茵爱如已出,一心想她能幸福这件事着没有梁妈成全,就根本做不成了。"说到这里,楚留香才长长吐出口气,道:"这件事最困难的地方,就是要将时间拿捏得分毫不差,其馀的倒并没有什麽特别困难之处。"小麻子也长长殴出口气,笑道:"听你这麽样一说,这件事倒真的像是简单得很,只不过你若不说,我是一辈子也想不通的。"楚留香笑道:"现在你已想通了麽?"


  小麻子道:"还有点想不通。"


  楚留香道:"哦?"


  小席子道:"左姑娘既然根本没有死,左二爷怎会相信她死了呢?"楚留香道:"这自然因为左始娘早已将那些名医全都买通。若是找十位名医都诊断你已病人膏肓,无可救药时,只怕连你自已都会认为自已死定了,何况…。"他忽然向窗外笑了笑,道:"何况那其中还有位张简斋先生,张老先生下的诊断,又有谁能不信,张老先生若是说一个人死了,谁敢相信那人还能活得成?"只听窗外人大笑道:"骂得好,骂得好极了,只不过我老头子既然号称百病皆治,还怎能不治治人家的相思病,所以这次也只好老下脸来骗次人了。"长笑声中,张简斋也推门而人。


  左明珠、薛斌、施茵、时盛兰四个人立刻起拜倒。


  楚留香已长揖笑道:"老先生不但能治百病,治相思病的手段更是高人一等。"张简斋摇头笑道:"既然如此香帅日後若也得了相思病,切莫忘了来找老夫。"瓜楚留香笑道:"那是万万不用了的。"


  张简斋笑眯眯道:"可惜的是,若有那家的少女为香帅得了相思病,老夫怕也治不了,若说香帅为谁家少女得了相思病,那怕天下再也无人相信。"楚留香笑而不语,因为他发现石绣云正怔盯着他。


  张简斋扶起了左明珠,含笑道:"老夫这次答应相助,除了感於你们的痴情外,实在觉得你们的计划非但新奇有趣,而且的确可算是天衣无缝,只可惜你们为何不迟不早,偏偏要等到香帅来时才实行,难道你们想自找麻颇不成。"左明珠红着脸,嘎着说不出话来。


  楚留香笑了笑,道:"这原因我倒知道。"


  张简斋道:"哦?"


  楚留香笑道:"他们就是要等我来,好教我去做他们的说客,因为我既亲眼见到此事,就不能不管,谁都知道我是个最好管闹事的人。"他又笑道:"他倒也知道我若去做说客,薛大侠和施举人对这件事也不能不信了,因为…。"张简斋截口笑道:"因为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香帅一言九鼎,只要是楚香帅说出来的话,就万万不会是假的。"他又转向左明珠,道:"你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倒不错,只可借你们还是忘了件事。"左明珠垂首道:"前辈指教。"


  张筒斋道:"你们竟忘记了楚香的是谁也骗不过的,如今秘密已被他揭穿,难道还想他去为你们做说客麽?"左明珠等四人又一起拜倒道:"求香帅成全,晚辈感激不尽。"楚留香笑道:"你们何必求我。我早就说过,我是个最喜欢管闲事的人,而且从来不喜欢煞风景,能见到有情人终成眷属,要我做什麽都没有关系。"张简斋道:"楚香帅果然不傀为楚香帅,其实老夫也早已想起,香帅揭破这秘密,只不过不愿别人将你看做糊涂虫而已。"他转向左明珠等人,接着道:"如今你们也该得到个教训,那就是你们以後无论要求香帅做什麽事最好都先向他说明,无论谁想要让香帅上当,到後来总会发现上当的是自己。"小秃予和小麻子并不算很小了,有时他们甚至已很像大人,至少他们都会装出大人的模样。


  但现在他们看来却彻头彻尾是两个小孩子,而且是两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无论任何入都可以很容易的就在他们嘲起的嘴上挂两个油瓶。


  方施茵和梁妈坚持要请大家到"她们家里"去喝两杯,张简斋自然没有去,因为他已够老了,而且又是位"名医",总觉得吃过了晚饭後若是再吃东西就是和自己的肠胃过不去。


  "喝酒"在他眼中看来,更好像是在拼命。


  左明珠和薛斌也没有去,因为他们要回去继续演他们的戏,自然不能冒险被别人见到他们。


  梁妈和施茵也没有坚持要他们去。


  可恨的是,小秃子和小麻子虽然想去,却没有人请他们。这对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的自尊心实在是种打击。


  小麻子瞒着嘴,决心不提这件事。


  小秃子连想都不敢去想。


  他尽量去想别的事,嘴里赌道:"这些人诈病,又装死,又扮鬼,又费心机,又费心事,又流眼泪,为的却只不过是个情字,……"瓜他裂开嘴轻笑了几声,才大声道:"我真不懂这见鬼的情字有什麽魔力,竟能令这麽多人为了它发疯病。"小麻子道:"我也不懂,我只望这辈子永远莫要和这个字发生关系。"他用力踢起块石头,就好像一脚就能将这"情"字永远踢走似的,却不知"情"字和石头绝不样,你无论用多大力气,都踢不走的,你以为已将它踢走时,它一下子却又弹了回来,你用的力气越大,它弹回来也越大。你光想一脚将它踩碎,这脚往往会踩在你自己心上。


  小秃子沉默了半天,忽然又道:"喂,你看左二爷真的会让他女儿嫁给薛二少吗?"小麻子道:"他不肯也不行,因为他女儿的魂已是别人的了。"他似乎觉得自己这句"双关话"说得很妙,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肚子里的气也消了一半。


  小秃子瞪了他一眼,道:"但薛庄主呢?会不会要这媳妇?"小麻子道:"若是换了别人去说,薛庄主也许不答应,但楚香帅去说,他也是没法子不答应的。"小秃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他欠香帅情,好像每个人都欠楚香帅的情。"小麻子撇了撇嘴,道:"所以那老太婆才死拖活拉的要请他去喝酒…。"小秃子忽然"吧"的给了他一巴掌道:"你这麻子,你以为她真是想请香帅喝酒吗?"小麻子被打得翻白眼,吃吃道:"不是请喝酒是干什麽?"小秃子叹了口气,道:"说你是麻子,你真是麻子,你难道看不出她们这是在替香帅做媒吗?"小麻子怔了怔,道:"做媒?做什麽媒?"


  小秃子道:"自然是做那石绣云姑娘的媒,她们觉得欠了楚大哥的情,所以就想将楚大哥和石姑娘拉携到一起。"小麻子一拍巴掌,笑道:"对了,我本在奇怪,那位石姑娘一个没出门的闺女怎麽肯叁更半破的跑到人家里去喝酒。原来她早已看上我们楚大哥了。"小秃子笑道:"像楚大哥这样的人,人有人才,像有像貌,女孩子若看不上他,那才真是怪事。"小麻子道:"可是……楚大哥看得上那位石姑娘吗?"小秃子摸着脑袋,道:"这倒难说了…-不过那位石姑娘倒也可算是位美人儿,也可配得楚大哥了。我倒很愿意喝他们这杯喜酒。"小麻子道:"如此说来,这件事的结局到是皆大欢喜只剩下我们两个,叁更半夜的还像是孤魂野鬼般在路上穷逛,肚子又饿得要死……


  小秃子"吧"的又给了他一巴掌,道:"你这人真没出息,人家不请咱们吃宵夜,咱们自己难道不会去吃。那边就有个摊子还没有打烊,我早已嗅到酒香了。"长街尽头果然还有盏孤灯。


  灯光下,一条猛虎般的大汉正箕因在长板凳上开怀畅饮,面前的酒角已堆满了一大片。


  卖酒的老唐早已哈欠连天,恨不得早些收摊子,却又不敢催这客人快走,他卖了一辈子酒,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酒鬼。


  虽已入冬,这大汉却仍精赤着上身露出一身黑勘的的皮肤,就像是戳打的老唐刚将两角酒倒在一个大海碗里,这大汉长吸水般一张嘴。整整十二两上好黄酒立刻就点滴无存。


  老唐用两只手倒酒,却还没有他一张嘴喝得快。


  小秃子和小麻子也不禁看果了。


  小麻予吐了吐舌头,悄声道:"好家伙,这位仁兄可真是个大酒缸。"瓜小秃子眨了眨眼,道:"他酒量虽不错,也未必就能比得上我们的楚大哥。"小麻子笑道:"那当然,江湖中谁不知道楚大哥非但轻功无比,酒量也没有人比得上。"他们说话声音本不大,老唐就连一个字没有听到,但那大汉的耳朵却像是特别灵,忽然一拍桌予站了起来,大声道:"你们的楚大哥是谁?"这人浓眉大眼,居然是一条很英俊的汉子,尤其是一双眼睛,亮得就好像两颗大星星一样。


  但是他说话的神气实在太凶,小秃予就第一个不服气,也瞪起眼道:"我们的大哥嘛,无论是谁都管不着。"他话还未说完,这大汉忽然就到了他们面前,也不知怎麽伸手一抓,就将两个人全抓了起来。


  小秃子和小麻子也不是好对付的,但在这人手里,就好像变成了两只小鸡,连动都动不了。


  和这大汉比起来,这两人的确也和两只小鸡差不多。


  他将他们提得离地约摸有一尺多高看看他们在空中手舞足蹈,那双发亮的眼睛里,似乎还带着些笑意。


  但他的声音还是凶得很,厉声道:"你们两个小把戏听着,你们方说的楚大哥若就是楚留香那老臭虫,就快带我去找他…。"小秃子大驾道:"你是什麽东西,敢骂楚大哥是老桌虫,你才是个大臭虫臭虫。"小麻子也大骂道:"楚大哥只要用一只小指头,就的将你这臭虫处死,我劝你还是……还是衔着尾巴逃吧。"小秃子道:"臭虫那有尾巴,臭虫的尾巴是长在头上的,按也按不住。"两人力气虽不大,胆子却不小,骂人的本事更易是一等一的高明,此时已豁出去了,索性骂个痛快,就算脑袋开花也等骂完了再说。


  谁知这大汉反而笑了,大笑道:"好,算你们两个小把戏有种,但别人怕那老臭虫,我却不怕,若比起酒来,他还差得多,你们若不信,为何不问他去。"








第十二章 一夜缠绵

 

 气锅鸡、红烧鸭、狮子头、清蒸鱼……这些都是要讲究火候的功夫名菜。梁妈想必早已准备了整天。


  但这些菜现在却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因为桌上只剩下了两个人,而这两人连一点吃莱的意思都没有。


  客人并没有走,走的反而是主人。每个人走的时候,都有一套很好的理由。虽然谁都听出那些理由是编的。


  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是将楚留香和石绣云两人单独留下来而已,这意思非但楚留香懂得,石绣云也懂得。


  妙的是她并没有要别人留下来,自己也没有走。


  她拿着筷子,轻轻敲着酒杯,像是想敲碎脑子里的静田,又像是觉得这双手没处安放,所以要找些事来做做。


  她脸上有薄辫的一层红晕,又不太红,在淡淡的灯光下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娇艳,说不出的妖媚。


  她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上,她白玉般的牙齿轻轻咬着红唇,咬得却又不太重。


  院子里秋风正吹着梧桐。


  酒,是翠绿色的,浮动着阵阵幽香。


  如此佳夜,如此佳人,如此美酒,纵然不饮,也该醉了。


  对佳人和美酒,楚留香的经验也许比大多数的人都丰富得多,但也不知为了什麽,此刻他的心竟也在跳个不停。


  他很少听到自已心跳的声音。


  石绣云忽然抬起眼睛,眼角从他的脑上滑到他的手,但她面上就露出对浅线的酒涡。


  她轻轻的问:"你不敬我的酒。"


  楚留香道:"你会喝酒。"


  石绣云眼皮流动,道:"你若敢跟我拼,我一定把你灌醉。"楚留香也笑了,道:"好,我敬你一杯。"


  石绣云撇了撇嘴,道:"多小气要敬就敬叁杯你……你怕我会醉?"她很快的倒了叁杯酒,很快的就喝了下去。


  一个人会不会喝酒,从他举杯的姿势镜可以看得出,楚留香一看她举杯的姿势,就知道她至少是喝过酒的。


  他也喝了叁杯,笑道:"老实说,我倒真未想到你会喝酒,而且酒量还不错。"石绣云用眼角瞟着他,道:"怎麽,你看我像是乡下人,是不是?告诉你,乡下人也会喝酒的。"她又开始倒酒,悠悠的接着道:"再告诉你,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喝了-罐,你信不信?"楚留香失笑道:"如此说来,我倒真该找小胡来跟你喝酒才是。"石绣云道:"小胡是谁?"


  楚留香道:"他叫胡铁花,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他的酒量比我强得多。""今天…只要跟你喝酒。"


  她举起杯,道:"来,我敬你……你敬我叁杯,我敬你六杯,我的气比你大得多了吧。"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六杯?"


  石绣云"咕瞒",将第一杯酒喝了下去,道:"六杯,你嫌少?还是多呢?"楚留香笑道:"好像是多了些。"


  石绣云瞪着他,娇道:"怎麽,你怕我喝醉是不是?只要你自己不醉就好了,莫管我。这六杯酒她喝得更快,喝完了她的脸就更红了。


  楚留香柔声道:"我喝完了这六杯,就送你回去好不好?"石绣云眼踩于转道:"你……你先喝完再说。"六杯酒在楚留香说来自然算不了什麽。


  他喝完了六杯就问道:"现在你该回去了吧。"石绣云咬着樱唇,低下头,慢慢的将双新鞋脱了下来,却将一双白生生的大足盘在椅上,然後又慢慢的抬起头,凝注着楚留香,一字字道:"死也不回去。"楚留香道:"你……你不回去?为什麽?"


  石绣云又在倒酒,道:"没有为什麽,我就是不想回去。"她眼波在楚留香脸上一转,踞然道:"来,现在又该轮到你敬我酒。"楚留香只有摸鼻子,摸自己的鼻子。


  石绣云垂下头,幽幽的道:"我的心情不好,我想喝酒,你难道就不肯陪陪我?"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道:"只要你不喝醉,我陪你喝叁天都没关系。"石绣云道:"你怕我喝醉?"


  楚留香苦笑道:"谁喝醉我都怕,我什麽都不怕,就怕喝醉酒的。"石绣云一笑道:"我保证绝不喝醉,行不行?"楚留香只有举杯,道:"好我敬你。"


  其实楚留香自然也知道没有入能保证自己不喝醉的,唯一能要自己不喝醉的法子,就是根本不喝。


  这法子真不算妙,但却很有效。


  只可惜很多人都不肯用这法子,所以每天喝醉酒的人都很多。


  楚留香知道劝人喝酒固然不好,劝人不喝也不好,因为你越劝他不喝,他往往会喝得越多。


  他只希望石绣云的酒量真的不错。


  石绣云酒量的确不错,只不过没有她自己想像中那麽好而已。每个人的酒量都没有自己想像中那麽好的。


  石绣云的眼皮已远不如方那麽灵活了。


  她瞪着楚留香用筷子指着楚留香的鼻子吃吃笑道:"你不是好人,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我要倒霉了。"楚留香苦笑道:"我哪点不好?"


  石绣云格格笑道:"你把我灌醉了…。你把我灌醉了。"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是说你不会醉的吗?"石绣云皱了皱鼻子扬了个鬼脸,又把脚放了下去,道:"这麽闷闷死人,让我出去走好不好。"楚留香立刻站了起来,道:"好。"


  石绣云弯下腰,几乎将头伸到桌子底下了,道:"我的鞋子。…我的鞋子呢?"她的鞋子已踢到楚留香这边来了。


  楚留香只有替她捡了起来。


  谁知石绣云抬起脚,吃吃笑道:"你替我穿上,……你不替我穿上,我就不走。"纤秀的脚盈盈一握。


  楚留香的心不觉又动。


  对他这样的男人说来,这小丫头做得实在未免太过份了,简直就好像在欺负他好像说他气不改似的。


  楚留香简直忍不住想给她点"教训"了。


  可是这次楚留香却什麽也没有做只是替她穿上鞋子,扶她出了门,她两只手接在楚留香肩胳上,整个人都挂在他肩膀上。


  夜凉如水。


  星光映在青石扳路上,青石板路映着星光。


  秋风温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呼吸。


  楚留香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


  他全未看到黑暗中还有双发光的眼睛在盯着他。


  木屋里并不太暗,因为星光也悄悄的潜了进来。


  楚留香不知自己为什麽要听石绣云的话,为什麽又将她带来这里…"也许他真的有些醉了。


  石绣云快乐得就像是只云雀,轻灵的转了个身,道:"你可知道我为什麽要到这里来?"楚留香没有说话。


  石绣云道:"因为这是我第一眼看到你的地方。"楚留香道:"走吧。"


  此时此刻,突然说出这两个字来,实在妙得很。


  石绣云道:"走?为什麽要走?"


  楚留香道:"你若再不走,可知道我会怎麽办?"石绣云娇笑着,播着头。


  楚留香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来凶狠些,沉着声音道:"你既知道我不是好人,你就该猜得出我要做什麽事的,快些走是你的运气,否则我就要撕破你的衣服,然後…。"他话还没有说完,石绣云突然"吁"一声,投入他怀里。紧紧的勾住了他得脖子,道:"你真坏,坏死了,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这样对我的。"楚留香怔住了。


  他只不过是在嘴上说说,想吓吓她而己,谁知她自己反而"实行"了起来,他想推。


  他推在最不该推的地方。


  石绣云的笑声如银铃,断断续续的银铃,她握起了他的手,将他随手塞人她的衣襟里,悄悄道:"你摸模我身上是不是发烧?"她身上的确在发烧。


  楚留香虽然有些舍不得,还是很快就将手袖了出来,谁知石绣云却又拿起他的手,狠咬了一口。


  她咬着他的手指,道:"你这个坏东西,你一直在勾引我从头到尾都在勾引我,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又要逃了,你若敢逃走,小心我咬断你的手指。"楚留香是个男人,而且没有毛病。


  一点毛病也没有。


  太阳已升起。


  阳光照入窗户,照在石绣云腿上。


  她的腿修长笔挺。


  就算再挑剔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这双腿诱人得很。


  楚留香的目光从她的腿,慢慢的移到她脸上,她脸上还留着一抹红晕呼吸是那麽安祥,睡得就好像婴儿样。


  望着这张脸,楚留香心里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後悔。


  他并不是"柳下惠",也从来不想做"柳下惠",可是这次,他却希望昨天晚上是个柳下惠。


  他也曾经和别的女孩子很亲密,但是那都不同。那些女孩子都很坚强,都很有勇气。


  知道她纵然会对他怀念,也不会为他痛苦。


  而现在依在他怀里这女孩子却不同。这女孩如此纯真,知此幼稚,如此软弱…。他不敢想像自己离开她之後,她会怎麽样?


  "她会不会自杀?"


  想到这里,楚留香真恨不得重重打自己几个耳光了。


  石绣云的腿轻轻缩了缩,脸上面渐又露出了酒涡。


  然後她睁开了眼。


  楚留香几乎不敢接触她的眼波。


  石绣云翻了个身,忽然轻轻的呻吟了起来,带着笑道:"我的头好疼。"楚留香柔声道:"想到第二天的头疼,以後你总该少喝些酒了吧。"石绣云吃眩笑道:"我听说爱喝酒的人记性都不好,过两天就会将酒醉後的难受忘得乾乾净净了。"楚留香也不禁失笑道:"一点也不错,据我所知小胡至少就戒了千次酒了,每次头疼时他都嚷着要戒酒,可是不到半天就开了戒。"石绣云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笑道:"原来太阳已升得这麽高了。"楚留香道:"时候的确不早,我……我实在不想走…"下一句话他本要说"虽不想走,却非走不可。"可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谁知石绣云却道:"你不想走,我却要走了。"楚留香怔了怔,道:"你-…"


  石绣云道:"我知道你也该走了。"


  楚留香道:"那麽……那麽以後我们。"


  石绣云道:"以後?我们没有以後,因为以後一定再也见不着我。"楚留香怔住了。


  石绣云忽然笑了笑,道;"你为什麽吃惊?你难道以为我会缠住你,不放你走?"她亲了亲楚留香的脸,站起来,开始穿衣服深深道:"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就算能勉强留住你,或者一定要跟你走,以後也不会幸福的。"楚留香简直说不出话来。


  石绣云温柔的一笑,道:"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以前一直过的是很平凡的日子,以後过的也一定是很平凡的日子,在我这一生中,能够跟你有这麽样不平凡的一天……只要一天,我已很满足了,以後到我很老的时候,至少我还有这麽一天甜蜜的回忆。"她温柔的凝注着楚留香,栗声缓道:"所以无论如何都该感激你。"楚留香坐在那里,心里也不知是什麽滋味。


  石绣云又亲了亲他,然後忽然就转身很快的走了出来,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过来瞧他一眼。


  楚留香本来是希望她能好好走的,但现在她真的好好走了,楚留香心里反面觉得有些发酸,发苦。


  他本来一心希望她走,现在却又希望她不要走得这麽快了——人人都说女子的心情不可捉摸其实男人又何尝不如此。


  楚留香盯着那扇门,好像希望她会忽然又推门走进来似的。


  门果然被推开了…


  但从门外走进来的并不是温柔美貌的石绣云,而是条酒气薰人,刚生出满脸胡渣子的身长大汉;楚留香叫了起来,道:"小胡,你怎麽会找到这里来了。"胡铁花没有回答,却笑道:"老臭虫,你实在有两手……你是用什麽法子将那女孩子骗得肯乖乖走了的?这法子你一定得教教我!"楚留香满肚子苦水却吐不出来,道:"我何必教你反正女孩子一看到你就逃得比马跑的还抉。"他虽是在故意气气胡铁花但也知道胡铁花绝不会生气,更不会难受无论谁想要胡铁花难受,都困难得很。


  谁知胡铁花听了这话立刻哭丧了脸,笑也笑不出来了,站在那里发了半天呆,竟"拍"的给自己个耳刮子,大声道:"不错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是个酒鬼又是个穷光蛋、又脏、又丑,若有女孩子见了我不逃,那才是怪事。"楚留香也看呆了。


  他知道胡铁花并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他认识胡铁花二十多年胡铁花永远都是高高兴兴的得意扬扬的。


  现在他怎麽会变得这种样子?难道他有了什麽毛病?


  只见胡铁花眼睛红红的居然像要流眼泪了。


  楚留香忍不住笑了道:"谁会说你丑,那人眼晴-定瞎了。你看你的鼻子、眉毛、眼睛.…-尤其是你这双眼睛一万个男人中也找不出一个。"胡铁花不由自主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像是觉得高兴了些,但忽又摇头捂着脸:"就算我睛长得不错,也只是个穷光蛋。"楚留香道:"男了汉大丈夫,穷一点有什麽关系,只要你穷得骨头硬……世上的女孩子并非个个都是见钱眼开的。"胡铁花不由自主挺起了胸膛,但忽又缩了下去,摇头道:"只可惜我又是个酒鬼。"楚留香忍不住笑道:"喝酒又有什麽不好?喝酒的人才有男子气概,古来有名的英雄,将相、诗人,哪个不喝酒,女孩子见到你喝酒的豪气,一颗心早已掉在你酒杯里了。"胡铁花却还是在摇头,道:"这些话没用,女孩子见了我还是要逃。"楚留香道:"哪个女孩子见你会逃?她们追你还来不及哩。….你不记得华山派的那位清风女剑客高亚男,只为了要嫁给你。一直追了你两叁年。"这话倒不假。


  那年夏天,他们在莫愁湖上喝酒胡铁花喝醉了,胡里胡涂的就答应了要和高亚男成亲。


  但第二天他就将这回事忘了,亚男却未忘,硬逼着他要她,还说他若赖账,她没有脸活下去了。她就要自杀。


  这一下子立刻将胡铁花吓得落荒而逃,高亚男就在後面追,据胡铁花自己说,她竟追了两叁年。


  这本是胡铁花的得意事,楚留香以为总可叫胡铁花开心些了,谁知胡铁花一听"高亚男"这名字,一张脸立刻就变得像吊死鬼一样。


  楚留香奇怪,试探着问道:"莫非你又见着高亚男了?"胡铁花道:"嗯。"


  楚留香讶然道"她难道还不理你?"


  胡铁花道:"她……她就是不理我,简直就好像不认得我这个。"说出这句话他更像个刚受了委屈的孩子。


  楚留香更奇怪了,拉着他坐了下来道:"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快说给我听听。"胡铁花道:"有天我得了两罐好酒就去找快网张叁,因为他烤的鱼最好我记得你也很爱吃的。"楚留香笑道:"不错只有他烤的鱼不腥不老,又不人鱼鲜味。"胡铁花道:"我和他正坐在船头烤鱼吃酒忽然有条船很快的从我们旁边过去,船上有叁个人,其中有个我觉得很面熟……


  楚留香笑道;"高亚男?"


  胡铁花点着头道;"那时我也大吃一惊,就追下去想跟她打招呼,谁知她根本不理我,我拼命向她招手,她就像没瞧见。"楚留香道:"也许…也许她真的没有看到你。"胡铁花道:"谁说的?她坐在窗口,眼睛瞪了我半天,却强是瞪着根木头似的,我一路追下去,她一路坐在窗口,可就是不理我。"楚留香道:"你为什麽不索性跳上她的船?去问个明白。"胡铁花苦着脸道:"我不敢。"


  楚留香失笑道:"你不敢?为什麽?她顶多也不过只能把你踢下船而已。"胡铁花叹道:"因为她的师傅,华山的那老尼姑也在船上,我倒真有点怕……我不是怕她别的就怕她那张脸。"华山剑派当代掌门人,"枯梅大师",庄严持重,据说已有叁十年未露笑容,江湖中人无论谁见到她都难免有些害怕的。


  楚留香动容道:"枯梅大师已有二十馀年未履红尘,这一次下山来了?"他忽然觉得这好事很有趣了,若没有十分重大的事枯梅大师绝不会下山,她既已下了山华山就必定有大事要发生。


  楚留香忽然用力一拍胡铁花肩头,道:"你莫难受,等我这里的事办完了就陪你去找她问问她为何不理你?"胡铁花嘴角动了动,忽然道:"你见了枯梅大师定也会大吃一惊的。楚留香道:"为什麽?"


  胡铁花道:"因为他已还俗了。"


  楚留香叫了起来道:"枯梅大师会还俗你见了鬼吧。"枯悔大师落发出家已有四十馀年修为功深戒律精严,若说她也会还俗。简直比说楚留香做了和尚还要令人吃惊。"胡铁花苦笑道:"我知道这件事无论说给谁听,都绝没有人会相信,但她的的确确是还俗了。"楚留香道:"你怕是看错人了吧。"


  胡铁花道:"枯梅大师的容貌任何人看了一眼都不会忘记何况是我?"楚留香道:"可是…。"


  胡铁花道:"我见着她时,她穿的是件紫缎团花的花袍,手里扶着根龙头杖,头上白发苍苍,看来就像是位子孙满堂的馈命夫人。"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


  枯梅大师居然下了华山,已令人吃惊,她会还俗,更令人难信,这其中必定又牵涉到一件稀奇古怪的大事。楚留香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忽然跳了起来,飞奔出去,道:"你在这里等我,午时前後,我一定回来陪你去。"江湖中的确又发生了件大事,无论谁想管这件闹事,都难免要有杀身之祸,楚留香若是聪明人就该逃得远远的。


  只可惜聪明人有时也会做傻事——


  (全书完)

1、问: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什么时候上映时间?

答:这部影片的上映时间是2024-04-22 01:32:38

2、问: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国产剧在哪个电视台播出?

答: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目前只有华数TV、1905电影网、咪咕视频、河塘影视等线上播出,而且还没有在电视上播出。

3、问:国产剧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演员表

答:在线观看非常完美是由达达执导,泰勒·霍奇林,比茜·图诺克领衔主演的国产剧。

4、问:哪个平台可以免费看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

答:免vip在线观看地址http://vk126.com/html/35003.html

5、问:手机版免费在线点播有哪些网站?

答:hao123影视百度视频锦祥剧情百科网PPTV电影天堂

6、问:在线观看非常完美评价怎么样?

Mtime时光网网友评价:2023热播《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楚岩笑了笑,也不否认,继续道可前辈有没有想过,这一次结束后,上古前辈突破十二界,实力又提升了一大层,那此地的压力,必然也会增长,没有新的力量进入,这压力可就要前辈们自己承受了。

丢豆网网友评论:王勇强行挤出点笑容来,期盼着江虎能接受他的提议。结果江虎给了他一窝脚,冷笑道:你当老子是傻子吗刚刚老子可是亲眼看到有鬼手从宅子里伸出来,明显有鬼,这地方谁还敢要,谁敢住还两亿,二块钱老子也不要

游客bx5NOD3网友评论:2023热播 《古龙小说楚留香系列「鬼恋传奇」大结局》等到第六层的时候,在这里终于感受不一样的气息,一团团属于地狱之塔的力量,在和那股奇异的力量相互僵持着,而在这个中间的地方,一个通天的白色石柱耸立在那里,在他的四周无数涟漪不断翻腾升起。